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在吳大澂日記與信札中窺其生活及書風變化
來源:澎湃新聞 | 宗和  2021年01月18日08:48

吳大澂(1835~1902),字止敬,又字清卿,號恆軒、白雲山樵、愙齋等,江蘇吳縣(今蘇州)人,清代官員、金石學家、書畫家、收藏家,是畫家、鑑定家吳湖帆的祖父。他於三十四歲時中進士,後仕途之路頗為順利,曾入李鴻章幕,後授翰林院編修、陝甘學政、河南河北道員,又曾兩赴吉林,屯邊、練兵、勘界,1887年後任廣東巡撫、河東河道總督、湖南巡撫。

近期,《篤齋藏吳大澂手跡四種》由敦堂文化和西泠印社合作出版,呈現吳大澂日記及吳大澂致潘祖蔭、續昌、譚鍾麟的信札,從中可略窺吳大澂三十歲以後近三十年間書風變化的軌跡,也記錄了其生活軌跡。澎湃新聞特此刊發本書序文及部分信札。

清同治四年(1865),蘇州城剛從戰亂中走出來,儘管家園荒蕪,幸而離散的親人重新歡聚在了一起,老百姓過日子,無非求個天下太平。這年春天,客歲剛在江南中了舉人的吳大澂(1835—1902)躍躍欲試,遠赴京師,參加春闈,可惜名落孫山,沒能一舉成功,失望落寞之餘,深感京城所居不易,只得悻悻然踏上歸途,返回闊別六年的故鄉。從津沽坐輪船到上海,稍作勾留,遊城隍廟,去跑馬場,開過眼界之後回到蘇州。正趕上鹹同間在上海坐館時的居停吳雲(1811—1883,號平齋),三年前被人蔘劾,落了官職,隱居蘇州,在金太史巷買宅築園,故人相見,分外高興。當時吳雲方主持《焦山志》的重修事宜,吳大澂深受平齋青睞,應邀參與其事,並留下兩人討論焦山鼎的函札。對於這段往事,顧廷龍的《吳愙齋先生年譜》中有所涉及,但交代不甚明晰。吳大澂的《乙丑日記》稿本,雖然僅存兩月的片段,卻足堪珍視。

吳大澂

早在同治元年(1861),吳大澂就奉母命,與表弟汪鳴鑾偕赴京師,應順天恩科鄉試。他因失利流落在京,遍訪同鄉戚友,對世道冷暖深有體會,幸好世居葑門南園的彭狀元后人彭藴章(1792—1862)伸出援手,請他到家中坐館,課讀幼子彭祖潤(岱霖)。今《乙丑日記》附有吳氏致彭祖潤等手札,頗疑此冊日記曾經彭氏保存。

《篤齋藏吳大澂手跡四種》書籍內頁

待到吳大澂同治七年(1868)得中進士,彭藴章業已去世,落魄時並未雪中送炭的同鄉潘祖蔭(1830—1890)一改昔日的態度,對他分外熱絡起來。潘祖蔭雖僅年長吳大澂五歲,但此時不到四十歲的他已官至吏部左侍郎、户部右侍郎,更是吳氏的座師。此後數年間,潘氏對吳大澂甚為倚重,除了幫辦筆墨之事外,還請他入市物色青銅器、編訂藏器目錄、勾摹彝器圖等,可以説吳大澂是潘氏《攀古樓彝器款識》成書的主力。吳湖帆舊藏有《潘文勤致吳愙齋手札》三百餘通,弱半為編刻《款識》而發。吳大澂覆函,部分庋諸北京國家圖書館,上款徑作“夫子”而不名。今篤齋所藏,亦其中之一冊,察其內容,大率為同治十二、三年間所為,可與《潘文勤致吳愙齋手札》對讀。至於其書法則參用北碑,富金石氣,與《乙丑日記》之未脱館閣氣息已是旨趣大異。

吳大澂致潘祖蔭信札

承賜漢瓦,謹謝謹謝。兩爵已與議定,一值三十,一值四十,或分或合俱可。腹中七字款識最精。 仰山非五十金不售,現與孫四面議減價,少遲即送上也。 夫子大人函丈。大澂謹上。六月廿六日

吳大澂致潘祖蔭信札

命繪《藤陰書屋勘書圖》送呈鈞誨。俞如英與辛芝世伯同來,初八日在津動身,十二日必到矣。 夫子大人函丈。大澂謹上。重陽日。

吳大澂致潘祖蔭信札

俞如英系八月十七日在蘇動身,恐須重陽邊到京。平翁處幛聯月內有汪小樵丈回南之便託帶最妥。敬敂 夫子大人鈞安。大澂謹上。廿三日。

吳大澂致潘祖蔭信札

三日住城內,昨始歸寓, 命篆“壺公書城”四字,鐘鼎款識內未見城字, 尊處《鐘鼎字原》乞借一檢,當即書就呈上。屬繪中婦䵼亦祈交下。肅復,敬敂 夫子大人鈞安。大澂謹上。閏月十九日

吳大澂的書法,一度是他仕途晉升的弱點。記得潘祖蔭在致汪鳴鑾的信札中不無擔心地説,吳氏參加朝考,文章似無可挑剔,唯恐書法不佳耳。不過,這種憂慮並未持續太久。三四年後,潘祖蔭在寫給陝甘學政吳大澂的手札中,就對其書法大加讚揚,還不恥下問,請教臨池的祕訣。同光之際,是吳氏書風驟變的轉折點,不由讓人聯想到他在京師、特別是西北地區訪古、摹古與傳古等一系列活動,對其書風的直接影響。

光緒以後,吳大澂作札,往往篆、隸、行草並用,惟以對象不同略有區別。同道好古者如陳介祺、潘祖蔭、王懿榮等,不時以篆籀書之。常人則皆以行書出之,國家圖書館藏《吳愙齋尺牘》(致陳介祺)七冊,囊括諸體,洵足珍貴。而篇幅之長,目前所見當以《致續昌書札》冊為最,蓋一通即裝成一冊,洋洋灑灑,凡二十四紙,實屬難得。

吳大澂致續昌信札

燕甫仁兄大人閣下:去冬一別十閲蟾圓,風雨雞鳴,言念君子,我勞如何,想贊畫宣勤, 起居多祜,引詹

吳大澂致續昌信札

卿採以抃以欣。弟承乏羊城,汲深綆短,惟於民瘼有關,不敢不盡心訪察,求牧與芻迺牧人之責。粵中械鬥劫奪之風辦不勝辦, 推其起釁之由大半為爭墳爭

吳大澂致續昌信札

地,不惜以數千金涉訟爭此片壤, 其實購地之價已十倍不止,愚民之愚,牢不可破。近刻勸諭淺説三則,頒發各屬令,地方官隨時 開導,能否挽回萬分之一固不可

(注:“致續昌書札”為一整通長達二十四張紙,講述其親赴澳門查勘,發現民生之苦的原因,大多是為了葡萄牙人佔地挖墳的事情大動干戈,吳大澂一是苦心勸説,諄諄告誡,還聯合各村士紳,節制鄉民。)

到了晚年,通過尺牘能與吳大澂論道的人陸續凋零,他的信函用大篆書寫者幾乎絕跡,步武黃山谷式的行書大行其道。《致譚鍾麟書札》一冊,可視作吳氏任湖南巡撫期間書風的代表,箋紙的闌格較早年所制要寬大不少,可能是愙齋特意為配合其書寫習慣而定造。其內容多涉湘中民生問題,此冊副頁章士釗(1881—1973)題記中言及自己童年時在撫署外又一村,望見年屆六旬的吳大澂,"頭戴無頂涼帽傴僂緩緩前行,憂容可掬。"殆吳札作於甲午前,而章氏追憶此事已是五十四年之後。

吳大澂致譚鍾麟信札

文卿老前輩大人閣下:前奉 惠函,猥以珂鄉振濟事宜,謬承 嘉獎,且感且慚。地方民情之困苦, 有司莫以告,不能先事綢繆,幾同聾瞶耶。鄉間疾疫之纏染,亦應早為

章士釗跋:愙帥文采照耀一時,甲午之役誤於勳胄,辜負雄心。徐頌閣函中所 所謂“雅歌投壺”即指吳軍而言。當時主戰者自負清流,實皆書生, 李文忠老謀持重,羣目為漢奸,及遭慘敗,牽羊謝敵,終仗文忠。書生誤國,千古同慨。

吳大澂致譚鍾麟信札

祈禱,施以醫藥,不致受病如此之深。該牧令等直至催科乏術,恐誤考成,始以民隱上聞。該管道府亦復於窮黎之身家性命漠不相關,迨至運糧運谷,而老弱之轉溝壑者已無再生之望,此皆大澂之德薄才疏、上下隔閡

自民國以來,作為臨習書法的範本、一印再印的《楷書李仙女廟碑》《篆書周真人廟碑》《篆書李公廟碑》等,均是“中日戰爭”失利後,回任湘撫的吳大澂為求雨所書。《致譚鍾麟書札》冊與這幾種碑拓作為吳大澂正式(公)與非正式(私)書風的實物見證,一同映照出他書法的廟堂方正與清勁灑脱,兩者相輔相成,並行不悖。

從同治初年的《乙丑日記》,到同光之際的《致潘祖蔭書札》,再到光緒中期的《致續昌書札》,最後到光緒後期的《致譚鍾麟書札》,從中可略窺吳大澂三十歲以後近三十年間書風變化的軌跡。今篤齋將之彙編為《吳大澂手跡四種》,索序於餘,爰綴數語,以為嚆矢云爾。

二〇一九年歲在己亥秋十月,李軍謹識於吳門聲聞室

附:吳大澂日記吳大澂日記

吳大澂日記

初五日 雨。彭菊樽六兄來晤,在寓閒談竟日。

初六日 進城拜應道台。候戴禮庭不值。至城隍廟訪陶錐菴,已回去二十餘日矣。出城至布捐局晤笙鶴、寅叔昆仲。回寓,磨墨,看匏樽曾叔祖手抄家譜。

初七日 清晨磨墨。作書寄廣菴。上午為三叔刻圖章一方。作匏樽曾叔祖家傳一篇。下午至絲業會館晤陳耆梅、胡誦清,耆翁出示石濤山水冊。回寓看《漢書》。

初八日 與三弟同至汪乾記晉卿弟館中。至大昌棧候唐厚甫不值。至恭和棧晤彭勤思。回寓, 雅三叔來,培甫叔祖來,在寓閒談半日。傍晚晉卿弟來,同至馬路看跑馬。

初九日 清晨偕晉卿弟進城,至南香花橋江燦堂姑夫處小憩。至城隍廟花園內,小橋流水,遊人來往不絕,登玉泉樓茗話良久。是日後園門洞開,由短籬笆入石徑,有木欄圍小鹿,觀者如堵。奇峯怪石,層疊如雲。隨徑曲折,登高四望,小立片時,迤邐而下。至神尺堂,庭前植秋花數叢,冷豔蕭疏,殊可人意。時日方中,因念寓中炊將熟,徐步而出。至新北門外洋涇新橋西 首,有夷人督土工二十餘人,各持鐵鑱挖掘河道,以鐵索蟬聯縛之如縲絏然。詢諸 途人云,系巡捕所獲小竊及罪繋各囚,責令充工,滿三月而放,罰輕者遞減云云。回寓午飯 ……

吳大澂日記

……十七日 清晨寫壽屏兩幅。楊清卿表叔來,亦為王永義事來商。許韻和來,王璞臣來。 午後作上海信。薙頭。至廣菴處。暮歸,夜曠。

十八日 柳門懸匾開賀,黎明往,二更歸。

十九日 清晨寫鎮江大兄處信。研田叔嶽來,楊清卿表叔來。午刻至砂皮巷晤王雲孫, 回家祀先。午後寫上海信,至廣菴處。燈下纂《焦山志》半卷。

二十日 清晨纂《焦山志》半卷。至柳門處公賀清音,詶應竟日。芝生母舅以同巷咫尺而不至,餘疑其病,夜飯後往詢之。則見一屋五六十人,歡呼聚博,餘至竟無側足之地,不覺憤氣填胸,遂大聲疾呼而責之,並諭眾人以後不準再來聚賭,眾皆愕然,言竟不禁下淚。世家門第,何一敗至此耶?二更歸。

二十一日清晨至南倉橋候範麴波司馬,系安徽同年,名彥恬,春間來送硃卷,今往答之,晤談 片晌,歸時已午刻矣。下午寫篆對一副,緝庭來,畫扇一柄。與緝庭至觀前買扇。 燈下為友人賦催妝詩二首。作書致三弟……

吳大澂信札

津門道中寄懷岱霖、心壺、頌田諸弟驪歌一唱最依依,雲自無心鳥自飛。遙憶門前車歇處, 有人惆悵送行歸。落日沉沉下古津,卸裝茅店拂征塵。 不知此際槐陰下,執算投壺有幾人。故人昨夜聯牀話,一種離情繫我懷。曉日初紅車緩緩,又牽殘夢到書齋。短長亭子舊經過,四度津門策蹇驢。添得叢殘書數篋,歸裝笑比昔年多。亂後家人返故居,青氈願守舊門閭。年來天假寬間福,遲我功名教讀書

吳大澂信札

呻吟語須每日看十頁八頁,細細玩味,勿令間斷, 自足增長見識。兄自愧讀書無恆,時作時輟, 不足為諸弟法,深自慚恨。知責人而不知責己 亦非恕道,惟有返身自咎而已。 萬卷主人覽。恆軒白。